您的位置 首页 留学

原创 不鼓励、不支持低龄留学利好国际化学校?校长们怎样看

为了顺应教育国际化与全球化潮流,越来越多的低龄学生走出国门,提前成为留学大军中的一员,其中不乏幼儿园阶段就已选择出国留学的学生。这些通常被称为“低龄留学生”或“小留学生”。

为了顺应教育国际化与全球化潮流,越来越多的低龄学生走出国门,提前成为留学大军中的一员,其中不乏幼儿园阶段就已选择出国留学的学生。这些通常被称为“低龄留学生”或“小留学生”。

中国对低龄留学一贯保持着不鼓励、不反对的态度,但202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却特别强调了“要建立不鼓励、不提倡低龄出国学习的制度政策”。有言论称该政策的出台或将利好国内的国际化学校,现实真的如此吗?新学说为此采访了多所一二线城市的国际化学校校长。

“小留学生”:庞大又弱小的群体

2013年《中国教育报》发布的文章认为“小留学生”是指,在国外就读中小学、大学预科和语言培训学校的学生”。但近年来国内通常会将K12阶段就已出国就读的学生称之为“小留学生”或“低龄留学生”。其中,在幼小阶段就已出国的学生则被称为超低龄留学生。

小留学生群体的出现与躲避国内激烈的高考竞争、增加未来就业竞争的筹码等因素相关,但随着更多家庭对高质量的国际教育追求,小留学生的出国目的变得更为纯粹,即接受纯正的国际教育。

美英两国是中国小留学生人数较多的国家。2020年美国移民和海关局(ICE)发布2019年度国际学生和访问学者项目(SEVP)数据报告显示,2019年度K12阶段赴美留学的中国学生共有36,842名,占中国在美留学生总人数的47%;而在英国留学的中国学生共有22万,其中小留学生也达到了15,000名。

但这些小留学生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因回国困难,国外关闭校园、封国等政策而滞留国外。在滞留期间部分小留学生还面临着缺少家人陪伴、缺少防护能力及用品等现实问题。

更艰难的是,很多小留学生还需应对没有寄宿家庭接受的窘境。在国外期间,这些小留学生一般生活在寄宿家庭、与学校合办的托管服务机构、寄宿学校。但寄宿学校要求在假期内,学生需要自己解决在当地的住宿问题,但在新冠疫情期间很多寄宿家庭明确不接收留学生。并且很多寄宿家庭是由老年人开办,但这些人群往往是易感人群,需居家隔离,也无法接收寄宿生。

上述问题在小留学生群体中长期存在,新冠肺炎疫情只是将其放大。但在国际化学校的校长眼中,低龄留学带来的问题还远不止这些。

限制低龄留学对学校、学生双向利好

新学说针对上述问题采访了北京、上海、杭州等一线、二线城市的多所国际学校校长及市场负责人。新学说发现,在中国的国际教育行业内存在着普遍的共识,即小留学生不应成为中国出国留学大军的主流,在国内接受完K12教育后再出国,更有利于学生的健全发展。

小留学生身心发展未健全

在新冠疫情期间很多小留学生滞留国外,他们不仅要面对不断蔓延的疫情,停摆的学校下线授课,心理上还要承担远离父母的心理压力。

上海融育学校校长王普认为,K12阶段是学生身心发展的关键时期,孩子的心理发育还未成熟,独立精神、自理能力仍在成长期。家庭教育作为教育的一部分,将影响孩子健全心理、人格的成长。家长应理性、冷静的思考低龄留学对学生身心成长带来的负面影响。

展开全文

文化认同遭遇“尴尬”

华东康桥国际学校校长庄胜利认为,低龄留学的得不偿失不仅在于很多小留学生缺失了基本的家庭教育、家庭关爱,也在于这些低龄留学生因缺少了中国文化的熏陶,而在文化认同、身份认同上产生的“尴尬”。

小留学生还未做好出国准备

在留学前家长和学生需要做好各项准备,对于家长来说不仅需要对国外的社会环境、教育体制和教育内容有较多了解,也需要帮助孩子提前了解并能适应国外的教育方式,让孩子应具备一定的语言沟通、人际交往等能力。

王普认为,在经历了国内国际化教育的学生可以提前适应国外学校的教学、生活,家长不应盲目跟风低龄留学。

家门口的国际教育日渐成熟

其实,低龄留学之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成为很多家长的选择,主要由于中国的国际化教育发展较为缓慢。在家长的传统观念里中国的国际教育不够国际化,国际化学校是“差生”的选择。

但近年来中国的国际化教育发展迅猛,国际化学校不仅注重学生素质、能力的培养,在升学成绩方面也表现突出。杭州惠立学校校长辛国岚认为,中国大多数民办双语学校已日渐成熟,这些学校可以为回流或计划出国的小留学生提供中国文化培养、出国知识储备、海外升学指导多全方位服务。

此外,近年来中国引进了大批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海外的知名学校品牌纷纷落地中国。这也能为对国际化教育水平要求更高的家庭和学生提供更为优质的教育。

原创             不鼓励、不支持低龄留学利好国际化学校?校长们怎样看

新学说了解到,由于海外学校关闭转而进行在线教学,但在国内的小留学生很难倒时差上网课,也就出现了小留学生回流的现象。目前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已经出现明显的小留学生回流现象。

其中,北京、上海天津等一线、新一线城市接受的回流小留学生较多,二线城市的回流现象并不明显。有行业人士表示,一线城市国际学校接收的小留学生中有部分来自二线及以下城市。新学说认为,这或许与一线城市的国际化教育程度更高有关。

虽然政策的提出将利好国际化学校成为共识,但作为国际化学校还需要做好“本我”。上海协和总校长卢慧文认为中国的国际教育行业不应仅仅依靠政策的出台而得到发展,在任何情况下学校都需要首先做好该做的、正确的事情,在课程打磨、教学方法等方面下功夫。

新学说认为,选择的回国的小留学生还需要面对各地在学籍要求、招生政策、课程差异等方面的现实问题。因此,短期内国际化学校接收回流的小留学生仍有很多挑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atoohumour.com/2736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