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又一个赛道悄悄崛起:华为字节抢人、软银红杉腾讯投出独角兽

为什么说人工智能浪潮堪比工业革命?看看AI制药大概就知道了。由人工智能制造出人类吞下去的药物,真是个梦想照进现实的过程。现实越来越近了。

为什么说人工智能浪潮堪比工业革命?看看AI制药大概就知道了。

由人工智能制造出人类吞下去的药物,真是个梦想照进现实的过程。现实越来越近了。

首先是国内顶尖的科技公司在用钱投票。近的有字节和华为:上个月,字节跳动 AI Lab的三地团队传出了在招揽AI 制药领域的人才,在此之前,该AI Lab的定位是作为字节跳动内部的研究所和技术服务商。与此同时,华为也发布了药物研发算法工程师的招聘启事。在此之前,谷歌、百度、阿里、腾讯都已先行落子。

风险投资市场也非常活跃。剂泰医药在成立短短不到一年的世界,就完成了三轮融资,融资金额超过亿元;晶泰科技更是获得了创造全球AI药物研发细分赛道最高融资额—超3亿美元的C轮融资。

到了2020年12月,一下有四家AI制药相关赛道的企业都拿到了融资,AI制药变得炙手可热起来。

看看晶泰科技上一轮的投资方阵容:软银愿景基金2期、人保资本、晨兴资本、中金资本、招银国际招银电信基金、Mirae Asset(未来资产)、中证投资、中信资本、海松资本、顺为资本、方圆资本、IMO Ventures、Parkway 基金等多家来自全球的投资机构跟投,腾讯、红杉中国、国寿股权投资、SIG海纳亚洲等早期股东继续追加投资。

这条赛道上,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名字都入场了,当然商业前景还有待验证,但这至少说明了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AI制药,当下是没人敢错失的赛道。

投资密集期到来

AI制药有多热?

2020年12月,字节跳动向AI制药人才伸出了橄榄枝;9月,腾讯推出首个AI驱动药物研发平台“云深智药(iDrug), 百度也宣布成立“百图生科”;更早的1月,阿里与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GHDDI)合作;华为也开始招聘药物研发算法工程师,为其AI研发平台医药智能体(EIHealth)搭建团队。

不仅科技巨头加入了这一场技术赋能医疗的竞技中,更多的初创企业也在源源不断地浮出水面。

据相关数据显示,AI制药领域的投资正在持续增加。2019年全年该领域1亿美元以上的投资只有1项;到了2020年上半年,1亿美元以上的投资有2项;2020年下半年至今,该领域1亿美元以上的投资有4项。

与此同时,企业融资的速度在不断加快。

Insitro继2019年4月获得超过1亿美元的A轮投资之后,2020年5月宣布已通过超额认购的B轮融资筹集了1.43亿美元;

继2020年5月获得了2500万美元的新投资之后,一个多月后,2020年6月30日,Owkin从Mubadala Capital和Bpifrance又获得了1800万美元的融资,其A轮融资达到7000万美元。

而在2020年7月拿到1.21亿美元C轮融资之后,2020年9月9日,Recursion Pharmaceuticals又宣布获得了2.39亿美元超额认购的D轮融资。

展开全文

随着时间到了2020年9月,2015年才从美国麻省理工大学走出的晶泰科技,获得超3亿美元的C轮融资。这一数字直接创造全球AI 药物研发领域融资额的最高纪录。

乃至进入到了12月,AI制药的投资变得更加密集:

METiS 剂泰医药宣布其完成过亿元的天使+轮和Pre-A轮融资;AccutarBio冰洲石宣布完成近亿美金新一轮融资;未知君宣布完成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星药科技宣布完成最新两轮数千万美金融资。在过去四个月内,星药科技已连续完成三轮融资。

站在这几家AI 制药公司的背后,其投资机构名单则是星光熠熠:红杉资本、峰瑞资本、源码资本、光速中国、春华资本、鼎晖资本、高榕资本、五源资本、君联资本、DCM……甚至连同在产业中的晶泰科技、依图科技也下场了。

对此,剂泰医药CEO赖才达透露,投资方看重的,一是 AI 技术在生物制药领域所取得的重大突破,将 AI 算法应用到药物递送环节;二是中美一二级市场对于 AI 制药的认可,AI + 制剂是AI 制药链条中的重要一环。

为什么现在来争夺AI制药公司?

“现在排名前10的药企,每年的研究经费都在50亿美元以上。” 晶泰科技联合创始人温书豪分析,而创新投入的回报率在逐年下降。

国际著名期刊《自然》(Nature)有一个数据:新药的研发成本大约是26亿美元,耗时约10年,成功率不到十分之一。

为此,截止目前,几乎所有的顶尖制药公司,阿斯利康、拜耳、诺华、辉瑞、赛诺菲等公司都与AI技术公司有明确的合作,充分地利用AI带来的机遇。

这就是因为,对于药企而言,新药研发周期长、投入大、持续时间久、效率低,一直是他们的“心头之痛”。

根据塔夫特药物发展研究中心的数据,一款新药的面市从药物发现到获得FDA批准平均大约需要96.8个月。而在成本上,德勤的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12家主要制药公司的获批药物开发成本已经增加了33%,每年约16亿美元。

德勤的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12家主要制药公司的获批药物开发成本已经增加了33%,至约每年16亿美元。在2015年,FDA报告了60种获批药物,每种获批药物的研发成本平均高达6.98亿美元,并且有将近420亿美元用在了失败药物研发上。

但AI的加入,则让人看到了可喜的改变。TechEmergence的研究报告就指出,AI可以将新药研发的成功率从12%提升至14%,这2%的增长可以为整个生物制药行业节省数十亿美元,同时,还可以省下很多研发时间。

此前在峰瑞资本生物医疗创投峰会上,峰瑞资本执行董事马睿也分享到,在AI制药和计算制药领域,峰瑞有三个观察:

一是,在中美资本市场,AI制药这个领域在一二级市场热度高。二级市场美国在2020年上市了两个公司,一个是薛定谔(Schrodinger),一个是Relay Therapeutics。薛定谔的股价从首发价17美元,一度涨到近百美元。

投资的热度从美国传导到中国。在中国一级市场上AI制药主题的公司受到追捧,晶泰科技近期完成了三亿美金的超大额融资,估值达到10亿美金,晋升独角兽。市场上还有若干一亿美金左右估值的公司。

赖才达也表示,大家最近为什么对AI制药这个产业这么有兴趣,其实来源于整个医药开发效率性的问题,就是Eroom’s Law(反摩尔定律)。医药产业要面临的一个场景是,大约每九年药物研发的成本会翻倍。

至于AI 制药为什么这么热?为什么是现在?晶泰科技联合创始人赖力鹏则表示,AI制药的驱动力一方面来自药物研发工业的挑战,另一个驱动力来自计算机技术的发展。

“制药成本一直增加,但成功率却逐年下降,非常不平衡。另一方面,在药物市场里,不管是患者的需求,还是国家的一些政策,都在期待更有创造性的、更高质量的药物出现。”

在最近的一期《今日AI》播客中,葛兰素史克公司消费者保健业务美洲创新和新兴技术负责人Subroto Mukherjee,也指出,受到新冠疫情和寻找有效疫苗竞赛的推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我们面临着过敏、感冒和流感等季节性疾病的威胁。商业用例使用了一个预测模型,该模型可以预测即将到来的过敏、感冒和流感季节在不同地区的行程情况,并且预测高峰和低谷将在何时出现。”

Subroto Mukherjee举例道,“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最大的用途在于,找出新冠肺炎的生物秘密,既减少药物发现的时间,也减少临床试验开发以及最终FDA批准的时间。看看现在疫苗开发的速度和敏捷程度——从鉴定出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到第一项疫苗研究出炉只花了300天,而之前这类研究通常平均要花费8-10年。”

收购潮将开启?

新年伊始,著名AI科学家吴恩达曾回顾2020年AI领域的一些重大事件,不少与生物医学有关,包括AI应对新冠疫情、AlphaFold预测蛋白质三维结构。

他预测,2021年 AI 药物公司将被大型制药公司以超高价收购。因为大型制药公司已经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即机器学习提供了革新药物发现和开发的潜力。一家主要的制药公司将出资收购一家 AI 药物初创公司,将其技术和人才引入到公司内部。

毕竟,以成立于2015年的AccutarBio冰洲石来说,其就正致力于各类癌症靶向药物的研发,特别是针对前列腺癌和乳腺癌的药物,已列入2021年临床实验计划。

药物和靶点的结合就像钥匙和锁孔的关系,有效的药物像一把专为靶向蛋白配置的钥匙。但寻找靶点有多难?数据显示,肿瘤的靶向药物有数百种之多,即使只是两两组合,组合也多达数千种之多;有时,患者还可能同时使用数种药物才能抑制肿瘤转移。所以,目前最制约抗癌药物研发的难点,是药物筛选。

李开复就表示,“我们投资了一家AI制药公司,利用生成化学和对抗神经网络技术,寻找最合适的小分子,优化药物发现和生产顺序,提升通过临床实验的概率,大幅加速新药小分子研发,让药物发现阶段的研发速度提升5倍,而该阶段的研发费用能降低3-5倍。”

这或许可以解释在行业发展之上,投资机构的蜂拥而至。

DCM 的曾振宇就在投中网的采访中提及,“或许AI制药完全取代传统制药公司的路会很长,但在局部进行优化,这个时间节点可能会很短,并且已经处在了真正的商业化前沿,也已经有一些公司慢慢地探出了一些路子,所以自然就进入了我们关注的视线之中。”

押注在AI制药领域的经纬中国合伙人左凌烨也对投中网表示到,“今年大的主题的确是硬科技、医疗这些,经纬以前也有覆盖这些赛道,但今年很明显更加重视了,我们也新招募了很多新人才。二级市场本身也对这些领域的项目更加包容和重视,例如以前创新药的投资周期非常长,甚至都超出一支基金的生命周期,但随着香港对这方面的政策放开,我们看到今年有很多不错的退出案例,所以这方面的投资也变得火热。”

“资本市场就已经很火,只是疫情推高了,资本市场科创板典型预期,有预期在大家就会改变,大家就会尝试着进入,估值一轮又一轮推高,然后都能退出,形成一个正循环的状态。”身处一线机构的投资人这样对投中网说道。

比如,在红杉中国就选择向下深耕更底层的药物研发,收获晶泰科技、深度智耀、星亢原、硅康医药4家AI制药企业,他们可以从根源上为提升新药研发速率提供关键助力。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年度“十大突破性技术”之中,AI发现药物分子技术登上榜单,就指出,“AI药物分子发现”入选为年度突破性技术,认为该行业的成熟期为3-5年。

正如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所言,“现在的AI变成了先发优势,是通过AI来直接定义产品或服务。先发优势在于要用AI作为技术来改造行业,比如利用AI来进行药物发现,基于AI来主动定义产品和服务,而不是靠先有了产品和服务再去通过AI来增强效果。这意味着,AI和大数据在未来会继续发挥着更重要的作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atoohumour.com/8980.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